栏目导航

神灯论坛 www.006655.com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白小姐独家四不象007 港龙神算网永久域算ww6882 137338.com www.00475.com
神灯论坛

当前位置:主页 > 神灯论坛 >

屠海鸣:损失法治精力的人不配谈法治

发布日期:2021-02-21 04:51   来源:未知   阅读:

香港国安法第五十五条划定,有三种情况之一的,由驻香港特区国安公署对迫害国家保险犯法案件行使管辖权,包含:案件涉及本国或者境外权势参与的庞杂情形,香港特区管辖确有艰苦的;涌现香港特区政府无奈有效履行本法的重大情况的;呈现国度平安面临重大事实要挟的情况的。

以专业身份误导大众

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香港特区政府没有权力修改。夏博义称“愿望政府赞成修改部分香港国安法条文。”这到底是对法律常识的无知,仍是打算僭越中央权力的无耻?

夏博义最雷人的话有三句:“延任后的立法会不具任何法律地位”、“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对香港法治是‘威胁’”,“生机政府同意修改部分香港国安法条文。”这是公然挑战香港的宪制基础。

首先,全国人大是立法机关,立法机关的职员必需全部由法律界人士组成吗?欧美国家的议会也是立法机关,岂非全体议员都是法律界人士吗?

其次,基础法第158条列明,在涉及中央政府治理的事务或涉及中心及特区关联的条款时,全国人大行使“释法权”,全国人大并不会波及详细案件。凭什么判断“任何本港法庭的决议也有机遇被颠覆”?

基本法第三十五条规定:香港居民有权得到机密法律征询、向法院提起诉讼、抉择律师及时维护本人的正当权利或在法庭上为其代办和取得司法补救。

依据以上三点常识,再来看第六届立法会的延任问题。因为疫情影响,无法如期选举下一届立法会,那么,第六届立法会履职完结之后出现权力“真空”怎么办?特区政府向中央政府讲演,中央政府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此做出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终极决定第六届立法会持续履职不少于一年。法律程序如此清楚,有什么理由说“延任后的立法会不具任何法律地位”?

口出狂言挑衅宪制基本

作为资深大律师,夏博义应当理解一个法律常识:在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涉及国家安全的事权,都属于中央事权。夏博义若不是生涯在真空里,也应该明白一个背景:基本法23条受权香港特区就国家安全立法,但香港至今不实行这一宪制义务,因为“修例风波”期间,香港出现危及国家安全的大批暴力事件,全国人大不得不制订香港国安法,并在香港特区公布实行。

最近多少年,美英等国一直干涉香港司法,甚至连“12瞒逃”这类涉嫌刑事犯罪、保释期间弃保叛逃的案件,美英政客也呐喊“放人”,大律师公会跟夏博义对此一言不发,对香港国安法却成心曲意解读,显然是采取双重尺度,将政治凌驾于法律之上。

作为资深大律师,夏博义应该懂得三个常识问题:第一,中华国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独特形成了香港的宪制基础,基本法的说明权、修改权均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是全国人大,在闭会期间,由其常委会代行权力。第三,香港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中国的一个行政区,香港特区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权之上,还有中央的权力。

回想“修例风波”中,大律师公会对暴徒向市民施暴等熟视无睹,在产生破法会大楼被暴徒攻打、黑暴分子在机场非法集结等严峻事件时,公会的声明也是轻描淡写,前主席戴启思还公开吹嘘被捕歹徒“有良好品德”,并倡议律政司免于检控。但对特区政府和香港警察保护香港的法治秩序行动,大律师公会却屡次宣布申明责备。

起源:至公报

损失法治精力和专业知己的人,不配谈法治!“夏博义们”当有自知之明!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暨南大学“一国两制”与根本法研讨院副院长、香港新时期发展智库主席

两相对比,能够厘清两个问题:其一,只有在出现三种特别情况时,驻港国安公署才会行使管辖权,678776.com。其二,驻港国安公署接手案件,并不即是必定剥夺基本法三十五条所规定的香港居民享有的权力。凭什么说“国安法凌驾于基本法”?

夏博义还称,全国人大常委会并非由法律界人士组成,局部人甚至对香港意识不深,但可推翻终审法院斟酌各方理据后作出的决定,任何本港法庭的决定也有机会被推翻。这是显明的掉包概念!

越来越多的事实证实,大律师公会已经沦为个只问政治立场、不问法律专业的组织。不仅严峻背离法治精神,也严重挑战“国两制”准则底线。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就曾公然质疑公会忘却了其章程中“要极力维护社会公义而非任何政治态度”的规定;大律师公会前副主席蔡维邦眼见公会“对示威者暴力坚持可耻的缄默”,愤而辞职;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曾批驳戴启思“将个专业的公会变成个揽炒派的政团”。现在,夏博义接任主席伊始就公开挑战宪制基础,可以预感,他只会令这个组织在政治化的泥潭越陷越深,成为乱港祸港的工具。

采用双重标准乱港祸港

日前,接任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的夏博义,在接收媒体采访时,念叨到基本法、香港国安法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利”,声称:“延任后的立法会不具任何法律位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对香港法治是‘威逼’”,还说国安法第五十五条中提到的国安公署有权对特定案件行使管辖权,有关条文凌驾了《基本法》三十五条;并宣称盼望政府批准修正部门香港国安法条文、令引渡协定得以恢复云云。

夏博义身为资深大律师,不能说他不懂法,他以专业人士的身份对基本法和国安法发表的评论,有意混淆黑白、误导公家,意欲作甚?

夏博义称,国安法第五十五条中提到的国安公署有权对特定案件行使管辖权,有关条文仿佛凌驾了《基本法》三十五条。这纯洁是主观臆断!

一个资深大律师居然说出如斯缺少法律常识的话,令人错愕!夏博义所言与前任主席戴启思比拟,有过之而无不迭,已丧失了基本的专业良知。